您现在的位置:您现在的位置: 一起学 >> 财会考试 >> 审计师 >> 考试资讯 >> 正文

审计华夏证券

来源:一起学(yqx.cc)  2013-6-10 21:48:59   【一起学:终身教育引导者

7月1日,北京朝阳门内华夏证券总部大楼。一位公司员工来到一楼银行柜员机上取工资,但本该在6月20日发放的工资还没到账。“财务告诉我,公司的秘密账户又被法院发现了,用来发工资的钱也被冻结了。”

华夏证券总部一层大堂已变成中国工商银行营业厅,“半年前产权就过户给工行了,还债。”其余各楼层也都加了门禁系统,“就怕上门讨债的和查封的。”这位员工说。

华夏证券沦落至此,究竟由谁负责?

自去年6月公司原董事长周济谱、原总裁赵大建被撤换后,华夏证券危机全面曝光。三个月后,华夏证券重组正式启动,对周济谱、赵大建二人的专项审计也于当年9月同步展开。审计组由北京市审计局派出,审计内容是周、赵二人2001年7月到2004年6月任职华夏证券期间的经济责任。

2005年3月4日,星期五,审计报告分别递交北京市政府和中国证监会。仅过了一个周末,3月7日下午,赵大建被任命为民族证券公司党委书记,主持工作。在被免职九个月后,这位前华夏证券总裁终于复出。

近日,《财经》获得上述审计报告。在长达50余页的报告中,详细展示了华夏证券如何走入亏损泥淖的轨迹。审计时段所覆盖的2001年至2004年,正是这家老牌券商画下由盛而衰沉重曲线的三年。审计结果表明,时任公司总裁的赵大建要对这段历史负主要责任。

内部人士称,审计报告披露有所保留

此项审计首先对周济谱、赵大建二人任职期间华夏证券的主要经济指标作了统计。

结果显示,与截至2001年12月的数据相比,至2004年6月,公司总资产、利润总额、净利润均呈现幅度惊人的下降,其中总资产下降37.2%,利润总额下降3348.72%,净利润下降6289.6%。

审计报告分析称,造成如此巨幅的下降,除2001年后国内股市持续低迷外,华夏证券自营及受托投资管理业务均告巨额亏损,是主要原因。

报告指出,周济谱任职董事长期间,对在财务决算中虚增利润掩盖经营亏损的问题负有直接责任。

报告同时指出,赵大建任职总裁期间,在以下九个问题上负有主要责任———

2000年后运作重仓股票,包括太极集团(600129)、青海明胶(000606)和火箭股份(600879)等,亏损巨大;自营证券、受托投资管理业务亏损巨大;自营股票为其他公司贷款提供质押反担保,导致资产流失;受托投资管理业务违规运作,超过证监会规定的指标,形成风险;挪用客户债券回购融资;自营证券与受托投资管理业务股票进行倒仓;通过保险公司退保的形式,将退回的保费绕过财务核算直接支付给员工个人,以逃避个人所得税;高成本大额违规融资,违规变相用客户交易结算资金担保融资;为规避监管,借助所属实体向银行融资。

此外,赵大建的责任还包括———

违规开展B股自营业务;华夏证券上海、重庆分公司开展账外委托业务;重庆分公司利用壳公司进行融资,开展受托投资管理业务;投资西藏矿业(000762)项目造成巨额亏损;三家营业部违规修改电脑数据,另有部分营业部存在挪券融资回购问题;已收回抵债资产未进行账务处理;任期内华夏证券涉及多起诉讼,潜在损失较大;公司所属实体费用开支混乱;等等。

华夏证券内部一位人士说,审计报告对于华夏证券问题的披露还是有所保留的,“比如对于西藏矿业的调查就很不全面。”这位人士还表示,“北京市也不希望现在就把华夏证券调查个底朝天,也许等到重组完成后,所有问题才会被调查清楚。”                                                                                                                                                      

刚被审计赵大建便履新“会管券商”

1983年至1994年,赵大建先后在中国人民银行总行机关团委、党委任职。1994年1月至1999年7月,他担任国泰证券执行董事、副总经理。

赵进入华夏证券是在1999年。此前一年,华夏证券刚完成“银证脱钩”,原五大发起股东工行、中行、建行、农行和交行将所持股份转让北京市政府。至1999年8月,公司原董事长邵淳由于一个投资项目而被调查审计,随后被撤职。当时,国泰证券与君安证券正在重组,赵正准备另栖新枝,经证监会推荐调任华夏证券,担任四人临时领导小组组长。

据闻,赵当时曾带多名老部下一齐进入华夏证券,并掌控公司各要害部门,引起四人领导小组其余成员的不满。

2001年,周济谱调任华夏证券董事长,赵大建在担任临时负责人两年后,仅获总裁一职。华夏证券内部对二人的评价是,周雷厉风行,赵温和敦厚。华夏员工也都知道,看似性情平和的赵大建,才是华夏证券真正的掌盘人。

华夏证券于2000年起大规模重仓持股,所斥资金既有自有资金,也有委托理财资金,但几年下来几乎都损失惨重,公司内部多知道“赵总炒股亏大了”。此外,公司总部和分公司之间账目不明、管理混乱,赵大建也被认为负有主要责任。

2004年,华夏证券亏损严重。与此同时,赵大建与周济谱在公司管理上的一些重大分歧也逐渐公开化。当年6月,二人同时被撤换。之后,赵一直赋闲在家,直至今年3月7日复出。

3月7日下午,证监会三家“会管券商”之一的民族证券公司召集中层以上干部开会,证监会党委组织部部长及证监会机构部负责人到场宣布,任命赵大建为民族证券党委书记,主持工作。赵大建当时在会上表态说:“这么快就来公司,我感到很突然。希望大家能和我同心同德,扭转公司目前的不利局面。”

民族证券前身是中国民族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下称中民信)。中民信系由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发起组建,1991年11月经国务院和人民银行批准设立,面向少数民族地区经营信托投资业务。2000年6月,中民信与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脱钩,交由原中央金融工委直接管理。2002年4月,民族证券在北京注册成立,由中民信为主发起人,联合东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出资发起设立,注册资本10.48亿元,第一大股东中民信持股42.82%。

民族证券一度资产状况良好,委托理财规模不大,但近年被曝公司治理存在严重问题。一年多前,民族证券原总裁王祯琦就被免职,目前处于取保候审阶段;公司董事长郭玺来已办理退休手续。在这种情况下,民族证券一直由第二大股东东方集团派出的鲁钟男主持工作,鲁担任民族证券副董事长。

与银河证券、科技证券一样,民族证券直属证监会,是三大“会管券商”之一,其主要高管的任命向来由证监会决定。

证监会在任命赵大建担任民族证券党委书记后,明确地提议他担任董事长。但这一任命最终未能在董事会通过。这并不影响他以民族证券掌门人身份对外行事。在4月17日的北京市证券业协会第三届会员大会上,赵大建出任副理事长,被业界视为重出江湖的第一次亮相。然而,民族证券事实上处于董事长、总裁双缺位状态。民族证券内部员工说,赵大建到任后,目前行事较为低调,事实上并未主持全面工作。公司事务仍由原班人马运作。“他把华夏证券搞成那个样子,还能到这当一把手?”民族证券一名股东这样说。                                                                                                                                                      

一波三折的重组

与追究华夏证券亏损责任同样引人注目的,还有华夏证券自身的重组。

“华夏的问题不能再拖了,账上只剩下4000多万元了,负债高达60亿元,重组结果应该在两周之内公布。”华夏证券一前高层说。

据悉,2005年3月,证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和北京市政府联合向国务院递交了一份报告,就华夏证券重组问题作汇报,希望得到相关政策及资金支持。

5月,国务院副总理黄菊就此报告作出批复。批复共有三点:一是由中央汇金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汇金公司)出资;二要做好华夏证券原股东和债权人的工作;三要追究有关人员责任。批复下发后,相关部门开始了紧锣密鼓的重组工作。

据华夏证券内部人士介绍,截至2004年6月,华夏证券挪用客户保证金16亿元,委托理财规模为34亿元,而投资股票的市值缩水至7亿元,自营投资累计亏损17.9亿元,另有10亿余元的经营性亏损。华夏证券的亏损额总计约为55亿-60亿元。

分析2004下半年以来市场行情,华夏证券所持股票市值可能进一步缩水。因此,华夏证券目前亏损估计已逾60亿元。

自2004年6月公司高层更迭以来,市场上关于华夏证券重组的版本众多。首轮重组进程启动于2004年9月,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下称信达)最早开始与华夏证券接触,至当年11月,外界甚至传出信达已注资华夏证券的消息。

但与信达的重组谈判并无结果。之后进入实质性重组谈判的,则是于2004年10月后在广发证券股权收购战中宣告落败的中信证券。据闻,中信集团董事长王军和中信证券董事长王东明曾直接拜访北京市市长王岐山,希望政府能够支持中信集团参与重组华夏证券。

北京市的态度随之转向了中信。

2005年1月7日,北京市专门召集华夏证券重组会议,会议决定成立两个小组,北京市方面的重组领导小组由主管金融的副市长翟鸿祥亲任,中信方面的重组小组由董事长王东明挂帅。

同时,重组方案也在不断推敲修订之中。最初方案,是由中信出资20亿元,其中7亿元用于弥补亏损,13亿元用于补充资本金。华夏证券原注册资本金为27亿元,重组后,老股东权益将打五折,如此中信证券可占51%以上的股份,获得绝对控股地位。另外,向证券投资者风险补偿基金申请20亿元再贷款。

至2005年春节之前,重组方案再度变化,中信出资额大为减少,只承担5亿元亏损,老股东权益由之前的打五折改为打七折,即由27亿元减少至18.9亿元。倘如此,则中信将在重组后持有华夏证券约20%的股份。同时,中信集团和北京市政府将合力向证券投资者风险补偿基金申请50亿元再贷款,用于解决债务问题。

之后,到今年6月,信达重新进入重组名单。“北京市还是比较倾向于由信达来重组,因为信达并非以证券为主业,这样北京市还能在重组后继续控制华夏证券。”知情人说,“但是中信集团的实力非常雄厚,北京市的态度一直没有确定。最近看来,中信似乎又占了上风。”                                                                                                                                                      

在黄菊副总理批示后,汇金公司将向华夏证券出资。目前其出资额度尚无定论,有消息称在30亿-40亿元之间。

“汇金的出资等同于再贷款。虽然以前的再贷款都是有去无回,但汇金此次还是希望能够收回再贷款,因此他们希望把钱借给有实力的公司。这是中信证券最近占据上风的最主要原因。”知情人说。

对于老股东权益折算问题,最新消息称,这部分权益将低至一折。对于债权问题,目前设计的重组方案是对所有债权打八折,但这一方案很可能难以在短期内执行。

“被处置金融机构个人债权的偿还,是按照《个人债权及客户证券交易结算资金收购意见》执行的。但华夏证券不同,一旦重组成功就有钱了,不能按照被处置金融机构的办法来处理债权。”中国证监会机构部一位人士说,“现在提出的八折方案是参照南方证券的做法,但南方证券是被行政接管,与华夏证券重组的性质完全不同。”据了解,南方证券被行政接管后,对于机构债权采用的办法就是拖延。一年之后,当清算组提出债权打八折的方案时,债权人欢呼雀跃,清算顺利完成。

时至今日,华夏证券经营几陷停顿,重组仍艰难进行;对华夏证券负有重大责任的赵大建履新民族证券已是四月有余。分析人士认为,赵在被免职九个月后即告复出,在审计报告上报一天后即被安排主政民族证券,似乎表明证监部门对他的看重。但这种“看重”又意味着什么呢?

来源:一起学(yqx.cc)- 考试资讯

责编:yqx  收藏此页 打印 回到顶部

    没有相关文章